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棋牌游戏网 > 关防 >

大山深处“关防”不再

归档日期:06-2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关防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“我的家乡在国家级贫困县,这里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……”这是我们小学写作文时,常用的桥段。

  十堰市郧西县关防乡,是个鄂西北的深山小镇,地势险要,处于鄂、陕交界地。自古被称“楚之门户、秦之咽喉”。

  家乡是如此偏僻。以至我多年后还做的噩梦是,大学已开学了,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山的汽车。

  即使现在,从北京回家,也需要乘火车、换长途车、搭“小四轮”、摩托车,最后还要徒步翻过一座山。

  家乡20年前盛产农须草、桐油等经济作物。每到收购季节,陕西和湖北两地收购价不等,农民会跨省境买卖。当地干部便在分隔鄂、陕的悬崖峭壁间,设置关卡,日夜值守,抓跨境买卖者。

  我们镇多年来一直是郧西县最穷的乡镇。因为太穷,我读初中时,镇上唯一的农行网点被撤销了,小镇人存取款都在一家邮政储蓄所。

  家乡闭塞落后,但家乡的山民却又极吃苦耐劳。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家乡人开始外出打工。

  打工路线有四条:去山西大同挖小煤窑,去山西运城的砖窑,去河南灵宝的金矿,去西安做装修工。

  慢慢的,这批农民工中头脑灵活的少数人,在积累一点资本后,开始承包小煤窑、金矿或砖窑厂。

  我的一名亲戚,在灵宝承包金矿发了家,现在是远近闻名的千万富翁。据说他多年前曾穷得只有一条裤子。

  还有一批承包煤矿的“煤老板”,属于百万元级,据说有十多人。承包砖窑厂的“砖老板”,财富级别从几十万到百万不等,人数更多。

  不过,“发了财”的老板,属于很少数。很多外出打工的农民,牺牲了身体健康。

  2月2日,43岁的村民王绪国面色蜡黄,蜷缩在他新盖的三层楼房内,等待新年。他每一次的呼吸,都喷出污浊的气体。

  王绪国在上世纪90年代去大同挖煤窑。每天从井下出来就成了“黑人”,煤灰塞满了鼻孔。一天工作12小时,能挣到60多元。

  王绪国说,金矿的井洞深5000多米,洞内粉尘浓,一天下来,耳洞、鼻孔和嘴巴都被矿粉“锈住”。

  在金矿干了5年,他挣了10多万元。到2008年,一次感冒后一病不起。后被确诊尘肺病二期。

  他当年的工友,村里30多岁的朱显文和40多岁的何泽青,在尘肺病的痛苦中挣扎了几年后,去年夏天死了。

  我的一个堂叔杨远海,我称他海叔,去年在矿井下砸断了腿。他是沙沟村滑山坡(自然村)第三个被砸断腿的窑工。

  2月2日,海叔说着他的计划:“等过两年,腿里面的钢板取出来了,我要再出去打工。”

  黄姜大卖时,2002年,村里建起了皂素厂。一名胡姓商人圈了十多亩稻田,用黄姜提炼皂素(一种药用原料)。

  生产过程中,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进仙河。清澈见底的大河,很快变为臭水沟。

  后来,村里的另一条河,沙沟河的河湾内,又出现了郧西县富通有色金属选矿厂。

  村里有人找到我这个记者,希望“曝光”。他们说,选矿厂通过“以租代征”方式,非法侵占了数十亩良田。并截断整条河流,修起尾矿库。村民担心尾矿库会发生溃坝。

  村里人说,国家南水北调工程启动后,为保护水源地,汉江两岸的选矿厂都被关闭了,隐藏在沙沟河湾里的富通选矿厂则幸存了下来。

  选矿厂的老板说,循环利用废水不产生污染。不过,他跟我说这些的时候,旁边的沙沟河,正淌着黑水和白沫。

  这两年,小镇的楼房爆炸式增长,越来越兴旺。街道两边七八层高的楼房一栋紧挨一栋,绵延十多里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belindyhop.com/guanfang/68.html